欢迎访问诸暨在线文学专区! 诸暨在线人才交流网 | 诸暨房网 | 购车网 | 五金机电市场 | 油漆市场 | 珍珠市场 | 袜业轻纺市场 | 五金水暖市场 |
 
诸暨资讯 | 政府部门通知 | 公共服务中心 | 招投标信息 | 百姓论坛 | 便民服务 | 法律咨询 | 诸暨概况 | 诸暨旅游 |
诸暨商讯 | 二手市场 | 网上商城 | 互助信息 | 交友中心 | 许愿墙 | 文学频道 | 摄影专区 | 诸暨QQ群 | 企业建站 |
我要投稿
 
又见辣蓼草
作者:your sky  2019/6/11   被浏览 2567 次  评论 0
 又见辣蓼草
端午节回老家,吃完晚饭,陪伴父母在萃溪江边上散步,一边聊天,一边沿着江边新建的步行道缓慢前行。
步行道内侧水田里,是这个芒种时节刚刚抛洒下的秧苗,绿油油一片,前段时间秧苗地里的蝌蚪也早已长大成了青蛙,担负起稻田消灭害虫的责任,蛙鸣声此起彼伏。
五水共治后的江水也是格外的清澈,旁边的尖刀山和太阳落山后的余晖,倒映在水里宛如一副油画,画中可见小鱼儿悠闲自得闲庭信步。
水边哇地里一种熟悉的植物映入眼帘,大片大片矗立分枝,枝叶繁茂,顶端开满了花蕊,圆锥似花序微微垂下,有绿白色,还有粉红色,在一阵晚风中摇曳招手。
“辣蓼草”,我脱口而出,父亲遁着我的声音望去也补了一句:“嗯!辣椒草。”
辣椒草是我们小时候的叫法,其实这种辣蓼草不要看它的花一大片一大片还有些诱人,可我们打小就不去碰它,还远离它,因为这种草有一股辛辣的味道,它的汁液堪比辣椒还要辣出一大截,要是不小心溅到眼睛,那是真当要命的事情,所以小时候的我们知道这种草的厉害。
虽然小时候我们对这种草避而远之,但我们有时候也会让它为我们所用。
一到暑假,那可是我们农村小学男孩子的天下。这时候也是辣蓼草开花正旺的时候,绿白色、粉红色,一个个锥筒似的花果,看上去是诱人的美丽。我们也早就酝酿好了怎么捉弄班长:鱼大大,谁让鱼大大每天放学都会按照老师的指示,把我们全部集中在她的家里,必须把所有作业全部完成,然后才让我们各自回家,完全一副小老师的腔调。
早有几个男孩子,别看成绩不咋的,但编织花冠花环的手艺还是不错的,他们把诱人的辣蓼草花蕊采下几从,编织出头冠和花环,让鱼大大带上,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公主梦想,面对这么漂亮的花冠花环,自然抵挡不住,欣然穿戴起来。男孩子们窃喜得乐开了花。
不出所料,没几分钟,鱼大大是抓耳搔腮,满脸通红,当然最后是稀里哗啦,梨花带雨,呜呜的在小桌凳上半天停不下来。鱼大大这么一哭也会让我们这帮男孩子慌了阵脚,因为暑假过后,她必然报告老师,那就是我们挨罚的时候。老师的挨罚说简单非常简单,但也痛彻心扉,那就是用教鞭打手心,一下够用,两下记忆,三下那是绝对难忘。这种痛彻心扉不比辣蓼草的辣味好受,但我们总是不长记性,都记不清有多少个三下了。
现在回想起来,鱼大大是聪明绝顶,她对我们报复都不用她自己动手,而又报复的透彻。所以,当鱼大大在小桌凳上呜咽的时候,男孩子们还是感到了惧怕,必须得想办法让鱼大大破涕为笑,让她打消报告老师的念头。于是有人说摘桑椹给鱼大大吃,有人说带鱼大大到萃溪江里抓鱼,一个个主意在小桌凳周围诞生了。
男孩子们在鱼大大周围一个个主意冒出来之后,鱼大大对辣蓼草的过敏时效也差不多了,虽然还故意哽咽几声,显示她还没有放过我们的意思,其实她也早在想着桑椹的味道和抓鱼的乐趣了。
过不了几分钟,鱼大大还是被男孩子们拉下了水,几个男孩子开始在萃溪江的浅水洼里围筑起来,几个男孩子开始大把采摘辣蓼草,放在大石头上,用小石头把辣蓼草捣烂,然后把捣烂的辣蓼草撒在围筑起来的浅水洼里,鱼大大跟着男孩子们在浅水洼里用双手把水搅混,这时候大家似乎都忘了辣蓼草的辛辣,完全顾不得那种被辣蓼草接触到皮肤的痛刺感。看着一条条鱼浮出水面,大家是一片欢腾。
“ 辣椒草,现在有人在收购了,听说还要10多元一斤呢。”父亲在旁边跟我说话,把我的思绪从30多年前拉了回来。“啊?这么值钱呀!”我低声嘀咕,父亲又说:“好像是做酒曲引子用吧”。
我笑笑,这种小时候让我们曾经避而远之,同样也可以带给我们快乐辣蓼草,在几十年以后还继续为后人带来不菲的价值,无非换了一种形式而已。

大大:是农村里对姐姐的一种称呼

 
评论 0 篇
发布评论
作者:
邮箱:
主题:
验证码 点击可刷新
 
 
 
地址:浙江省诸暨市暨东路70号诸暨日报报业大楼 客服电话:0575-87020951 87016337 87013038   联系信箱:zxb@zhuji.net